洋气。

ooc大赛冠军蝉联中

【卜锐/abo 谈个恋爱呗兄dei

【卜锐/abo 谈个恋爱呗兄dei


我真的超爱锐姐
写不好也爱他

我刚看偶练没多久 ooc肯定会有的 不要喷我aaa
我爱死每一个人了

为卜锐做贡献

无脑瞎发挥







周锐和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选择成为了练习生,想要赢得自己的舞台。
但他又和绝大部分人不太一样。
因为他是个o,而其他大部分人不是a就是b。
o只占大约1/10的人。
因为毕竟o的发/情期是个难搞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出现麻烦。
当他得知黑压压的人群中几乎全都是a的时候他简直两眼发黑。
但他只是抚了抚胸口,安慰自己只要按时吃抑制剂就没有问题。
而且他把自己的性别藏起来了。
他提前喝掉了好多抑制剂,然后如愿以偿地在体检中让医生在档案上写了beta。


okok目前为止一切完美。


周锐和其他练习生经历了等级评定后一起往宿舍走去,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潇洒地跟几个a打了招呼,勾肩搭背,自我感觉极其良好。
“诶呦!”
嘭的一声他撞到了一个人的胸口上,撞得他鼻子发酸,深吸一口气憋住要被撞出来的眼泪就抬头看那个人的脸,结果被一股强烈的a的气息呛得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人靠过来扶他,语气十分真诚,带点听不真切的大碴子味儿。
周锐捂着鼻子摆摆手,抬头一看。妈呀。
一米九的大个子低着头看自己,眼睛里充满了歉意。
不知道为什么,周锐觉得就算他不知道这个人的信息素味道他也能一眼分辨出来他是个a。
这个男人好像具备了一个a应该有的特征。
富有侵略性。
而且很man。
也许只是身高压制。周锐抬头看着他,内心有点愤愤不平。
“我没事…”
他从信息素的味道里缓了过来,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手从鼻子上拿了下来朝他笑笑。
“没事就好…我叫卜凡。”
大个子伸出手,周锐握了上去。
“我叫周锐,叫我锐哥也行。”
他笑了起来,两颗兔子牙露了出来。


好可爱的b。


这个东北大老爷们儿的心被撞了一下。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已经熟起来了。周锐也因为到处宣传自己身为哥哥的身份而成为了大家心里的好姐姐(???。
“锐姐!我的演出服皱了怎么办啊!!!”
“没事没事我帮你熨一熨!”
“啊啊啊救命锐姐!我的耳机去哪里了啊啊!!”
“别着急别着急在丞丞那里!”
“锐姐锐姐我的手指在流血!!”
“别怕没事啊我给你找创可贴!”
“锐姐——!!”


周锐身为半个保姆每天忙得团团转,耳朵里全是各种求救的声音和鬼哭狼号。
还有如同魔音的“锐姐”声。
“叫我锐哥!!!!”


他刚刚练完舞坐到地上,拔掉耳机线灌了一口水,看着其他人也准备休息。
“锐姐中午你和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吗?”
周锐摇摇头,心里一阵绞痛。
“…我在…减肥。”
他痛苦地想到中午等着自己的绿色蔬菜,朝他们摆了摆手。
“那我们要不要帮你带点东西回来…”
“不不不不不用!!”
周锐跟他们告了别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练习室,肚子似乎在抗议每天的水煮菜,发出一阵咕噜声。
“唉…”
好想吃火锅。
他趴在楼梯的栏杆上叹了口气,矿泉水瓶在手里被捏得咔咔响。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卜凡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身后,一把搂住了周锐的肩膀。
“没咋…不想减肥…”
周锐被他压着难受,顺势趴在了栏杆上,半张脸被胳膊埋着声音闷闷的。
“还减着呐?也不怕减没了。”
卜凡有点惊讶,拿下来胳膊在周锐的腰上捏了捏。
“诶痒!”
周锐往旁边一躲靠在了墙上,卜凡装出一脸淫笑地又捏了捏他的脸。
“我觉得你现在刚刚好。”
卜凡一只手捏着周锐光滑的脸,不老实地揉了揉。
“不行啊…我也不想减…”
周锐还在说着,却忽然停住了。
卜凡的手指触到了他的嘴唇。
他盯着卜凡,卜凡也在盯着他。
卜凡很高,灯光也只能模糊地透过来,一大片阴影罩在周锐身上。
锐姐慌了。
似乎在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想起这个人是个a,而自己是个藏起来的o。
信息素的味道逐渐可以闻得到,周锐愣愣地靠墙站着,卜凡却突然放了手去掏兜。
“别最后瘦成精了。”
他剥开一块糖塞到周锐嘴里,牛奶的味道在嘴里化开——和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一样。
“知道啦!你还是小心你的貂比我先成精吧。”
周锐翻了个白眼,嗅了嗅恢复正常味道的空气,朝卜凡挥了挥手就快步离开了。
“我回去吃菜啦!”
周锐最后又喊了一句。
卜凡的嘴角弯了弯,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
他攥了攥手指,心情很好地往楼下走。
周锐脸上的触感还在手上。



卜凡给周锐的第一印象是他是一个很可怕的a。
不论是有压迫感的气场还是那双锐利的眼睛。
但后来他发现卜凡甚至有点可爱和不着调。
自从那次卜凡装到自己他俩就认识了,有的时候中午还会一起吃个饭,晚上卜凡也不时和其他人一起到vip寝室观光。
得知周锐在减肥之后他还给他出了不少主意,还送了他一大袋水果。
后来越来越熟,卜凡见着他就搂搂抱抱拉拉扯扯,锁个喉扛个肩,两个人嘻嘻哈哈浪迹走廊。
“他要再扛你你就把他的貂剪了。”
大家给他出主意。



有一次周锐在寝室里看歌词,坐在转椅上在桌子上趴得挺舒服。
卜凡悄悄进来了,看到周锐宽大的衣服皱在一起露出了一截腰,白白的,看起来很瘦。
他未经考虑地把两只手chua地按在他的腰上,刚从冰天雪地里走回来凉得跟块冰似的,周锐一声惨叫跳了起来,回头怒视着他。
“你你你你干嘛!!耍流氓!!”
周锐哆哆嗦嗦地把自己的小热手捂在腰上,瞪着卜凡。
卜凡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暖气不够热嘛。”


卜凡觉得周锐认真的时候特别好看,尤其是刚才他看歌词的时候。
“背歌词呢?”
周锐点点头。
“加油。”
“好。”


结果那次周锐在导师面前没表现好,忘了歌词,心里一慌错了个动作。
组员表现得都很好,他还是c位。
后来大家都练到了半夜准备回去,他一个人趴在栏杆上垂着头。
被大家安慰了一遍心里更不好受了,眼眶被走廊里的冷风一吹有点泛红。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结果兜里装得不深的口香糖瓶子掉到了楼下,盖子被摔开里面白色的小药片噼里啪啦地撒了一地。
他来之前特地把蓝幽幽的抑制剂换成了难以辨认的白色药片,装在口香糖的瓶子里随身揣着。
巨大的声响吓了他一跳,他看着楼下楼梯上散落的药片和不知道滚到哪里的瓶子,突然眼睛一热,眼泪差点流出来。
他鼻子发酸,因为憋着眼泪被塞得喘不上气来。
他就慢慢走下去弯腰一片一片地把药片都捡起来握在手里,手心的热度融化了药片的糖衣化成一团。
他使劲吸了吸鼻子,还是不通气。
“你干什么呢?”
卜凡带着疑惑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周锐抬头看到他趴在栏杆上伸着头看自己,赶紧捡起了最后几片药片。
卜凡看见他的眼睛红红的,最有些惊讶地微微张着,配着两颗兔子牙看起来更像兔子了。而且弯着腰不知道在捡什么,他能听到他闷闷的吸鼻子的声音。
“哭了?”
卜凡跨着台阶跑下来,搂住周锐的肩膀。
“没。口香糖撒了,我想捡来着。”
周锐僵硬地笑了笑,把手里那团融化的白色往背后藏了藏。
但卜凡还是看见了他指缝里融化的药片。


卜凡把周锐送回了寝室,寝室里其他人都去吃宵夜了,安安静静的。
周锐趴在床上没有开灯。
过了没多久就有人敲门,周锐以为是其他人回来了就去开门。
结果又是卜凡。
周锐奇怪地看着他,卜凡有点不好意思地塞给他一个纸袋,摸了摸他的头走了。
周锐打开全时的纸袋,掏出来一瓶口香糖,和原来那瓶一样的味道。
上面还贴了一张便签。
【别难过了,发挥不好很正常,我肩膀给你靠。】
最后画了一个笑得贱贱的笑脸,但周锐不知道为什么一下想起了卜凡笑的样子。
周锐拿着那瓶口香糖,眼泪终于一颗一颗地掉了下来。



“ok你们只要保持住就完全没问题。”
导师离开前满意地朝几个人挥了挥手,比了个大拇指。
“谢谢老师。”
几个人一起鞠躬。
“辛苦啦锐姐,这几天都是你在带我们排练呢。”
“锐姐你自己也练得很辛苦啊。”
“等下去我们那里吃薯片吧锐姐。”
周锐比了个ok的手势和大家击掌,笑得两颗兔子牙都露了出来。
“明天就要公演了大家不要紧张,要加油啊。”
周锐抱了抱每个人,之后和他们一起披了衣服打算回宿舍。


练习这么努力,进展也很顺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瓶口香糖呢。
周锐隔着羽绒服的兜摸到那个瓶子,嘴角不自觉翘了起来。



“锐姐你好美啊!!!”
“刚才舞台上你真的美炸裂!!!”
“神仙下凡!!!”
第二天周锐他们组公演一结束就听到后台的练习生们一片呐喊嚎叫声。
周锐朝他们翘了一下嘴做了个飞吻,突然一阵眩晕,晃了一下。
“锐姐你没事吧?”
被人扶住,他以为是自己太累了,但身上异样的感觉却让他一惊——他到发/情期了。
“诶,有股奇怪的味道…”
有人这样说道,大家似乎都闻到了。
周锐连忙从别人的手臂中挣脱向厕所跑去。
“周锐…?”
卜凡拿着几瓶水走过来,刚刚想递给他就看到他跑了,奇怪的香味还留在现场。
他就追了过去。



周锐一路上腿软的厉害,跑的时候绊了好几下。
最后他跑到最远的卫生间,靠着大理石墙壁滑了下去,冰冷的石壁似乎让他清醒了一点。
“呼…”
刚刚的奔跑让他不住喘息,越发急促的喘息却迟迟平稳不下来,每一次都带出更加浓郁的奶香味——他的信息素的味道。和卜凡喜欢吃的奶糖是一种味道。
没时间了。他现在要是走出去会引来更多人,他只能在这里等发/情期过去。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他没有抑制剂了。
周锐几乎绝望地坐在地上,脸贴住墙壁降温,渐渐地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o的信息素的味道藏不了太久,但周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锐?”
一阵脚步声靠近,是卜凡。
周锐一惊,手脚并用地想爬起来。
不知道是浓郁的a的气息的压迫还是不想被看到这副模样,周锐只想赶紧逃跑。
“周锐!这什么味儿啊…?”
卜凡腿长走得快,周锐还没爬起来就看见卜凡咣当一声推门进来,当场愣在了原地。
“你…怎么了…?”
卜凡想要靠近,皱着眉头闻着空气里几乎饱和的o的信息素的味道。周锐也在忍受着卜凡无意间释放的a的信息素味。
“我没事,你快走…快点!”
周锐撑着地面,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卜凡看到他的嘴唇被他咬得流血了。
“你是个o。”
卜凡有些难以置信,强忍着不适往后退了退,但他控制不了自己信息素的释放。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周锐的声音虚了下去,听起来软软的,和他的信息素味一样,像融化掉的奶糖一样软软甜甜的。
卜凡站了一会儿,听到门外又隐约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他已经镇定下来,甚至比以往还要镇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看到周锐慌乱的样子,没有犹豫地走了过去,把周锐搂在怀里,一口咬在了他纤细苍白的脖子上。
“啊!你干什…!”
周锐颤抖了一下,被卜凡死死搂住。腺体灌入了一个a强硬的标记。
卜凡的牙齿离开,舌尖在伤痕上流连了一下,最后放开了周锐,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卜凡…你…”
周锐还没缓过神来,短短几十秒里他就被一个认识了几个月的a给暂时标记了。
“我喜欢牛奶味。”
卜凡的脸埋在他的颈侧,轻轻吸了一口气,说话时的热气喷洒在他的脖子上,周锐打了个颤。
“你居然瞒过了所有人。”
卜凡离开他说道,但仍然陪着他坐在地上。
脚步声走远,周锐才开了口。
“没办法,当o也要赚钱的嘛。”
他还有些不自然,毕竟对面坐着的大老爷们儿刚刚标记了自己。
“嗯…那你想不想有个a养你。”
卜凡漫不经心道,牵起周锐的手放在唇边。
“嗯???”
周锐愣住,卜凡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看我怎么样?”
一米九的大个子歪着头看自己,眼睛里充满了真诚。

评论(1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