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狗狗狗狗子。

啊你好这里崔二弦👋立志成为一个写手
沉迷好茶 露中 all耀吃✨ 补美番
沉迷全职沉迷农药 吃白鹊✨
暑假复活

不断掉粉orz
等我月考结束 等我的all叶和虫铁 么么哒

【白鹊 扁鹊的年龄差操作

结局啦结局啦第一个填完的坑真骄傲
非常ooc呦请注意





【白鹊 扁鹊的年龄差操作





07.
“扁鹊,等你中考结束了…再告诉我,好吗?”
“好好考,我等你考完。”
李白说。


扁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中考前看似无穷无尽的备战期的,每一天都很漫长难熬,但真正到中考的前一天,回过头想想,却又想感叹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微机中考,实验中考,体育中考,阶段考试,模拟考试,所有他害怕又不想接受的事情都已经过去很久,他期待很久又十分害怕的中考就在明天。
马上就可以结束令他烦躁的中考备战状态,但他在不让自己在中考成绩出来后后悔这件事上没有多大把握。
他想考好,因为他不想愧对于之前努力这么久的自己,
也不想, 让李白失望。
李白没有刻意打听过自己模拟考试的成绩,也没有太过关注关于中考的事情,只是平时有问题他会解答,偶尔会留言鼓励自己。但他就是觉得,如果考不好,会对不起李白。
无数说不清楚的感觉缠绕着他,仔细思考的时候却又毫无头绪。
算了,中考过后再想这些吧。
脑子里塞满了关于考试的紧张感,李白在游泳时说过的话被挤到角落,不时想起,让他头痛不已。


最后一遍检查完英语试卷,扁鹊闭上了眼,嘴唇不自觉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中考终于结束了。


扁鹊捋了捋被汗水濡湿的头发,揽着韩信的肩膀靠在篮球架上看着一起排练节目的几个人继续一遍遍跳舞。
“你们要喝水吗?我们去买…”
扁鹊打算和韩信去买水,征求着同学的意见,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下。
“李白…?”
扁鹊愣住了,他已经很久没在学校里见过李白了,即使是高中部那里。
李白正靠在学校门口的大理石墙壁上,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可以迷死学妹学姐带的笑容和同届同学聊着天,鼻梁上的墨镜微微下滑露出一半的蓝眼睛。
一切都让扁鹊怀念。
“啊,他们高中保送生在今晚初中部的毕业典礼上还要出现表演节目,李白好像还参加他们高中部毕业典礼的安排。”
韩信看着扁鹊发愣轻声笑了笑。
“是吗…”
扁鹊没有朝李白挥手,静静看着忽然安心。

当天下午,毕业典礼之前,中考分数出来了,扁鹊内心平静地查看了分数,看到一个高得不敢相信的数字之后整个人都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扁鹊。”
天渐渐黑了下来,毕业典礼上的灯光逐渐打开,绚丽的灯光让扁鹊有些睁不开眼睛,背光的地方走过来一个人,停顿了一会忽然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扁鹊的动作顿了一下,适应了一下逐渐看清了李白的身型,仍然是一身校服没什么变化。
心里强烈的感觉涌来上来,说不清楚是想念还是缠绕着其他什么杂质的感受。
“好久不见。”
扁鹊自然地露出笑容,身体却停在原地想不出下一个动作。
“想我没。”
李白露出一个痞里痞气的笑容一把搂住扁鹊往怀里按。
鼻腔里瞬间充斥着李白身上独特的古龙香水味,扁鹊慌乱地抬起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直到李白把他整个人都揉进了怀里。
“想我吗。”
李白又问了一遍,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嗯,你这不是废话吗。”
扁鹊半开玩笑地答道,害怕回答得太认真会被嘲笑。
“我也是。”
李白用鼻音发出了模糊的笑声,扁鹊被狠狠苏了一下,随后感觉李白放开了自己。
他正在考虑接下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身子忽然被按到了背后的墙上。
“中考考得怎么样?”
李白的声音莫名低了下去,鼻息几乎触到了扁鹊的脸上,李白压在他肩膀上的手和背后在夜晚泛着凉气的墙壁形成了明显的温度差。
“呃…挺好的…我觉得不错,当然可能别人不觉得多高,你知道,我平时成绩没那么好,所以能考成这样我觉得不错…”
扁鹊十分紧张,面部表情僵硬地开始自言自语地回答李白的问题。
“嗯…自己觉得不错就好。”
李白弯了弯嘴角,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记得你没说完的话吗?你现在想告诉我吗?”
扁鹊瞪着眼睛,心里哗啦一声乱成一团,他的脸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高压锅扑哧扑哧冒着滚烫的白气,脸被蒸得红透。
“啊…?”
扁鹊愣了半晌蹦出来一个字。
“说这个干啥???你你你你当我没说过吧…”
扁鹊羞得无地自容,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我喜欢你。”
李白脸上的神色十分正经,说完便低下头嘴唇压了上去。
扁鹊觉得自己浑身僵硬得不听使唤,手脚发凉,浑身能感受到的温度只有李白温暖的嘴唇。
李白很温柔地吻着扁鹊,见他迟迟没有反应便停了下来。
“如果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的,可以拒绝啊。”
李白看着一脸惊讶不自然的扁鹊,就像看见了小孩子似的笑得无奈。
“没,没有…我,我也…喜欢你。”
扁鹊停了一下,环顾四周,想到自己已经初中毕业可能再也见不到李白就鼓足了勇气,继续说道:“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从很久以前,一直没敢说什么…”
还没来得及表白所有的心意,李白就再一次吻了上来。
和上一次不同,李白这次的吻很热情,热情过头似乎有些粗鲁,但扁鹊并不讨厌,两人都有一种终于安心的感觉。
扁鹊环住了李白的脖子踮起脚尖为了补足两人之间的身高差。
空气渐渐耗尽,李白放开气喘吁吁的扁鹊。
不断闪烁的灯光下李白海蓝色的眸子里溢满温柔。
“毕业快乐,扁鹊。”
“你也是,李白。”

FIN.

整整十天的军训
还是去军营
真的绝望

啊这个好喜欢

厨娘物语:

4款让人瞬间胃口大开的咖喱美食
全文阅读

【白鹊 扁鹊的年龄差操作

【白鹊 扁鹊的年龄差操作
流水账下章结束!!!我都没有写下去的勇气了
严重赶进度以及ooc/鞠躬
最近掉粉好严重啊
关注我的小天使笔芯芯



06.
“啊啊,李白你来啦。”
那天练完实心球扁鹊被李白带到了校门口的一家热狗店里,和李白同级的张良刘邦正在点餐。
“帮你点好了,顺便也给扁鹊点了。”
张良朝扁鹊笑笑,之后坐到座位上,随手翻看着一本看起来很大部头的书。
“谢啦。”
李白拍了拍张良的肩膀,之后为扁鹊拉开椅子。


“喂,李白,你现在高中毕业了,要对初中生下手了吗?”
吃着吃着张良很认真地问了一句。


扁鹊很明显地噎了一下,咳嗽了几声之后灌了一杯水。
他感觉的到张良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啦。”
高中生忽然笑作一团。
初中生郁闷地戳着盘子里的鸡排。


手机上定的闹钟定时响了起来,把扁鹊拽离了那个尴尬的梦境。
也许他们说的是可爱的初中生小妹妹,想那么多干嘛…
扁鹊为自己的失态懊恼地揉了揉头发。
他慢吞吞地起床穿好衣服,清醒了一会儿才想到今天要去和李白游泳。
“唔…”
扁鹊呻吟了一声。
感觉越来越没脸见他了。


“这里。”
扁鹊老远就看到李白在大厅里朝自己招手,裸着上身,只在短裤外面套了一件敞开的背帽衫。
扁鹊收起手机朝他快步走了过去,走过去的时候顺便看了看李白锻炼有素的上半身。
“哇啊。”
扁鹊在心里低呼。
看样子李白是个喜欢运动的家伙——饱满的胸肌,明显的腹肌,几块?六块还是八块?皮肤倒是很白,不像那些健美人士都被晒成古铜色…
扁鹊忽然想到了李白涂着防晒霜戴着墨镜,穿着这条短裤在洒满夕阳的沙滩上奔跑…
唔…不太美好。
扁鹊努力绷紧身体,用手轻轻摸了摸自己不太明显的腹部肌肉。


“我能不能,不下去…”
扁鹊看着脚下遥远的地面腿都开始发软。
此时他坐在好几米高的滑梯上的艇子上,他紧紧抓着呈45度角的蓝色滑梯的边缘,丝毫没有下去的勇气。
扁鹊压低了声音胡乱地喊着,身下的艇子好像有移动的趋势。
“不要!我不要下去!喂我说不要下去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扁鹊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李白的泳裤边。
于是就造成了艇子掉进水里的时候李白为了抓紧自己的泳裤一头栽到了水里,狼狈地从水里冒出头的时候还呛了几口水。
“…”
扁鹊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愣愣地看了看李白,在看到李白斜到一边的泳裤的时候忽然满脸通红,挣扎着想从艇子上下来却和艇子一起斜到了水里。
“咳咳咳咳——对不起…”
李白立刻把他从水里拽了出来,顺便把艇子扛起来放在了肩上。
扁鹊一脸窘迫地抓着李白的肩膀,因为咳嗽或是害羞把头深深埋在双臂之间。
“哈哈哈没事的,没想到扁鹊会害怕这个。”
李白一脸歉意地摇了摇头,拉着腿还在打颤的扁鹊走到了水稍浅的地方把艇子给了管理员。
抬头看了看刚才的滑梯——似乎是有点高了…
“没关系的,其实…我一直想试试来着…”
扁鹊仍然有些不自在地微微偏着脑袋。
“抱歉,下次你来选吧,好吗?”
李白忽然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两个人一直玩到下午,最后一次人工造浪的时候。
李白用浴巾裹住有些冷的扁鹊,忽然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我明天就回高中部那边准备高中毕业典礼了,所以接下来可能就不会再回初中部了,学校临时通知的。”
扁鹊愣了一下,嘴角迟迟挤不出笑容,等了很久,见李白没了下文才慢悠悠地嗯了一声勉强笑了笑。
这就要走了…?
我甚至还没搞清楚我为什么这么离不开你呢…
逐渐形成浪花的水面涌向扁鹊,起起伏伏得让他有些站不稳。
他觉得自己用不着这么舍不得,毕竟还没认识多久,但他总感觉心里对他有了一种强烈的依赖感,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会有种种奇怪的感觉。
他忽然想到昨天半夜孙尚香发给自己的短信。
“你是不是喜欢他啊嘿嘿嘿XDDD”
“?!!!”
扁鹊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却被李白扶住,正好对上那双映满了水池里波纹的眸子—— 就像那天一样。
反正以后都见不到了老子就豁出去了怕他个啥?!!
扁鹊脑子里的筋抽了一下,一股热血涌了上来。
“李白!我知道这样超变态但是我其实喜…!!”
哗——!!
一个浪忽然狠狠砸了过来,充满消毒液气味的水猛地灌了扁鹊一嘴。
“…咳咳咳!”
扁鹊捂着眼睛不敢直视李白,一边猛烈地咳嗽。
“你没事吧?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没没事!我是说你…你你你你泳裤带子又开了混蛋啊啊啊!”
扁鹊羞愧懊恼地在瓷砖上砸了几拳,结果疼得眼泪都溢出眼眶。
隔着朦胧的泪水看到李白,笑得一脸无奈又若有所思。

上了一个月的先修终于能赶在军训之前出去旅行了
暴哭

【路人×鹊/微白鹊/车



感觉在开车方面十分不足 拙劣之处请谅解 以后还是乖乖撒糖吧orz
谁能告诉我怎么上传多张图片 想加个镇车图都不行orz

【白鹊 扁鹊的年龄差操作

【白鹊 扁鹊的年龄差操作





为下文疯狂地做铺垫




05.
“你们先去吧,我今天不去食堂了。”
扁鹊收拾好桌子上的一大摞资料书本,朝庄周和韩信摆了摆手。
“诶呦,积极性很高啊。”
韩信有些惊讶地揉了揉扁鹊的头发,心想这个平时连慢跑都拒绝的家伙怎么突然开始锻炼了。
“快走吧你。”
扁鹊不耐烦地把两个人轰走了,之后看到李白站在班门口探着头找自己。
“今天中午除了你还有一个女生,好像是邻班的蔡文姬,所以老师走不开就把你安排给我啦。”
李白在班门口倚着门框朝上扁鹊笑笑。
“所以待会就可以不用那么着急啦,练一会就带你去吃东西。”
扁鹊点点头,心里想怎么老是和李白被安排到一起,有点感慨。
这就是缘分呐!
呸!说错了。
这就是孽缘呐!
扁鹊在心里吐槽了一会跟着李白下楼,果然操场上有不少人在练实心球,也有不少是在去食堂的路上跟着起下哄。
“拿球。”
李白跟体育老师打了个招呼之后装着撸了两把袖子,示意扁鹊拿球,之后自己也拿了个球。
“看好了,大神给你投一个。”
李白抿了一下唇摆好姿势之后猛然发力。
摆这么大架势,这么久没投了顶多及格吧。
扁鹊腹诽,看着球划出一条弧线落下。
“…”
超过男满不少。
“该你啦。”
李白呼出一口气,叉腰站在扁鹊身边。
于是扁鹊连着投了四次。
“还好还好,至少没我想的那么差。”
李白看着扁鹊投出的球落在离满分线还有大概半米多的地方,松了口气。
“喂,你以为我是个只能投四米连女满都差一截的弱鸡???”
扁鹊质问,每一次投球都落在这个位置死活满不了分让他有些泄气。
“不是不是,鹊鹊最棒么么扎。”
李白急忙安慰扁鹊,捏了捏他软软的脸颊。
“脸软软的真可爱哇哇哇…”
之后一脸满足地捡起一个球递给扁鹊。
“…教我技巧啊,朕要你何用。”
扁鹊不自觉地有点脸红,控制不住只好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
李白好好好地应了几声,之后靠近了扁鹊,把他的双臂向后拉了一些,一只手覆在他的双手上不断调整着他手指的位置。
扁鹊浑身都有点僵硬,嘴唇下意识地紧紧抿成了一条线。
他能感觉到李白的手掌很温暖,很轻很轻地一点点纠正着自己的握球姿势,他能感受到李白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自己手背的痒痒的感觉。李白身上有着淡淡的香味,像是喷了淡淡的男士香水,就连李白说话时很浅气息也喷洒在颈侧,卷着浅淡的香气。
扁鹊很紧张,他不习惯与比自己年长的人距离太近,正是因为紧张他浑身的器官似乎都变得更加敏感,让他甚至连呼吸都开始紊乱,没法集中注意力。
奇怪的感觉。
与他相处时才会有的感觉。
扁鹊听到李白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眼角又瞟到同桌孙尚香和妲己一脸yoooo地盯着自己聊天瞬间脸颊爆红,猛地把球投了出去。他感觉从出生以来没有扔得这么远过。
“哇满了满了!还超过了一点!”
李白在他耳边啪啪啪啪地鼓掌。
“啊烦死啦。”
扁鹊甩了甩头,跑过去捡球。


“你认真的时候真可爱。”


睡觉时扁鹊想到了李白对自己说的话,用被子猛地裹住了自己。

再,再拖一天…
明天…一定更…

今晚…打一盘农药…然后填坑…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