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气。

ooc大赛冠军蝉联中

【720000 暴躁警官康纳的周末

【720000 暴躁警官康纳的周末



是这样一个故事:rk900型仿生人
                             谈恋爱首选
康纳人类设定 是个暴躁警官
没错是我ooc冠军






“康纳,你的闹钟已经被你关掉三次了,该起床了。”
与早晨窗外射入的温暖阳光形成强烈反差的冷漠嗓音响起,康纳不耐烦地把被子裹到头顶翻了个身。
“谁叫你把窗帘拉开的…给我拉上…”
rk900低头看着床上的一团被子,毫不泄气地又尝试了一次。
“康纳,如果你再不起床的话我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rk900看了一眼闹钟的时间——7:10。早就过了他为康纳警官设置的晨跑时间。
床上的被子仍然因为里面的人的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没有其他动静,rk900皱了皱眉头,然后一把扛起了整团被子,以及被子里的人向浴室走去。
“我靠!你有什么毛病啊你这个塑胶混蛋!”
康纳挣扎着从被子里探出头,顶着一头流浪汉一般的乱发破口大骂。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昨晚约定了今天去晨跑,康纳警官。”
rk900全然无视康纳猛捶他后背的拳头以及乱蹬的双腿,直接走进了浴室把肩上的人放下,裹在康纳身上的被子被利索抽走,一转眼就被整齐地搭在rk900的胳膊上。
“你洗漱完毕之后我们就去晨跑,可以吗?”
rk900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冷冰冰的灰色眸子看着康纳。他顺便帮康纳接好了一杯水并挤上了牙膏,把牙刷塞进打着哈欠的康纳的嘴里。
“好好好!你去客厅等我!”
康纳把打算监督他刷牙的rk900推出了浴室,然后迷迷糊糊地开始刷牙。
“…嗯?”
牙膏的味道不太对…
好吧rk900把他的洗面奶挤在了牙刷上。

“900,你把我的洗面奶挤在了牙刷上,那管蓝色的才是我的牙膏。”
“很抱歉,康纳。你的早餐在这里,吃完我们可以去晨跑了吗?”
“…”
晨跑晨跑!就知道晨跑!!!
下次你把脱毛膏挤在我的牙刷上怎么办!!!

“怎么又吃鱼排?!我不吃!”
康纳面对面前的一盘鳕鱼排非常拒绝。
“这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鱼类富含丰富的蛋白质。”
康纳把盘子一把推开,一脸嫌弃地想要推开椅子走人,结果被rk900眼疾手快地一把拽住。
“你还是吃掉比较好,如果你今天吃掉那你就已经坚持了一个月,作为奖励我会给你买你最爱吃的超大桶雀巢冰激凌。”
康纳被他的大力拉得一个趔趄坐进了他怀里,rk900把切好的鱼排叉起来递到他嘴边。
“你你你!你起来!我自己会吃!”
康纳被rk900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只好一脸羞愤地吃了起来。
他还记得上一次他背着rk900偷偷买了一大桶雀巢冰激凌带回家,大半夜打算偷吃,还没来得及从冰箱里拿出来rk900就突然打开了厨房的灯,把他抓了个现行。
“冰激凌热量太高,你又吃得太多,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你已经吃掉三桶这么大的冰激凌了。你可以下个星期再吃,并且一周之内只吃一桶。”
康纳被厨房突然打开的灯吓了一跳,沉默了好久只好干巴巴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买了冰激凌…”
“您的信用卡与我的支付功能绑定,我可以查询到您的消费记录。”
rk900点了点自己的led灯圈。
下次去超市再也不会用卡结账了。
康纳最后还被迫喝了一杯牛奶。
所以这次为了冰激凌也要忍!!!

其实有的时候他并不相信rk900是一台警用仿生人。
他当初不应该让他作为自己的搭档跟自己回家的。
这样rk900就不会发现他不健康的生活,不会禁止他吃冰激凌了。

“我我我…我不行了…”
康纳跟着rk900跑了两个街区,整个人都要累晕过去了似的哑着嗓子冲rk900喊。
“说什么我也不跑了…!”
康纳瘫坐在一张长椅上大口喘气。
rk900本来还在往前跑,听到他喊就折了回来,递给他一条毛巾和水。
“其实现在已经不是最佳晨跑时间了,但是你仍然坚持着跑了两个街区,这很值得夸奖。”
rk900仿佛套用了夸赞小朋友的模板夸奖了康纳一番,康纳甚至还觉得有些骄傲。
“你长期不锻炼,偶尔兴起去健身房高强度锻炼是很伤身体的。”
rk900突然伸手点了点康纳肚子的位置,薄薄的腹肌上已经有了一圈软肉。
康纳被戳得一缩,急忙躲开。
“知道啦!以后跟你出来晨跑还不行吗!烦死了…”
康纳灌了一口水,忽视了rk900盯着他侧脸的小动作。

“康纳,你一个人在家可以解决午饭吗?”
康纳晨跑结束后回到家开始为警局的报告绞尽脑汁。
“可以啊,你要出去?”
康纳一边庆幸自己终于可以偷吃垃圾食品,一边疑惑周末rk900会有什么事。
“福勒队长把我临时安排去八英里街道解决一起事件。”
rk900已经换上了警用制服,额外精神笔挺。
“噢…好吧,你注意安全,。”
康纳嘱咐,朝他挥了挥手,又说:“回来帮我买一桶冰激凌?”
rk900难得笑了,做了个收到的姿势开门出去了。

康纳开始感到担心。
距离rk900出门已经八个小时了,天色早就变暗,他还是没有回来。
康纳打开电视,突然看到了电视上紧急播报的一条新闻。
“八英里街道发生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起暴 | 恐事件,被派去的警察以及警用仿生人安危难料,记者已经不能继续进行跟踪报道…目前已有两名警察遇难,六台警用型仿生人损毁…”
康纳难以置信地立在电视前,直到新闻结束他才回过神来。
他早就应该给警局打个电话问问任务内容的!天底下还有比他更不关心仿生人安危的主人吗!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蛋!他早就应该问问这该死的任务的!
康纳手忙脚乱地从沙发垫下面找到自己的手机,给福勒队长拨了过去。
好吧,办公室的电话没有人接,他直接拨通了福勒队长的手机号。
在号码被接通之前,强烈的负罪感和恐惧紧紧卡住了康纳的喉咙,他简直没办法相信自己就这样让900出了门执行那该死的任务!万一,万一这真的是他们的诀别怎么办!三个月的相处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他甚至已经想到自己会如何趴在900的棺材前哭泣了——如果他的尸体还找得到的话。
天哪。
康纳紧张得快要晕过去了,他浑身都在发抖。
“快接…快接啊!!”
康纳急得来来回回地在客厅绕圈,绕到第六圈的时候福勒队长终于接通了电话。
“康纳?”
他似乎很惊讶,但康纳没给他惊讶的时间就噼里啪啦地问:“你究竟把900派到什么任务里去了!你怎么能就这样草率地派他过去!他是我的搭档!杰弗瑞!我的!你甚至没有问我!他现在可能已经损毁了!我的天哪…他还好吗?你知道他在哪吗?”
康纳语无伦次地喊着,福勒队长沉默了很久才回答了他的问题。
“康纳,我也是被逼无奈的!你知道900是警局里最先进的仿生人了!要不是人手不够请求支援,我是不会轻易派他过去的!我很抱歉康纳,我并不知道他的情况,但他四分钟前给我传输了一条信息,让我一定告诉你。”
康纳几乎在呜咽了。
“什么信息?”
“他让我告诉你…算了你直接听录音吧。”
康纳的手指紧紧抓住手机,整个人倒在沙发上。
福勒队长给他播放了来自rk900的语音,里面满是枪声和人们的尖叫声,他的声音有些喘,依然冷静,却带着不真切的激动和焦虑的情绪。
“康纳,听着,我知道这很突兀,但是我爱你,我一直爱你,你可能察觉不到,但你必须知道,我曾想过要告诉你,但我怕会失去这个机会,所以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我一定会回去,即使回不去也会有新的rk900接替我的工作。记得十一点前上床睡觉…”
然后语音在一片嘈杂之中突兀地断掉了,康纳几乎无法呼吸了。
rk900是警局分配给他的搭档,他理所应当地进入了单身警官康纳的生活,甚至引不起康纳的珍惜。
康纳从未意识到这个仿生人的独特之处。
他是属于自己的rk900,一个独一无二的人,不是一台塑胶电路组成的的机器。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对自己有多重要。
“哦…杰弗瑞…我…怎么办?我该做什么?900他到底…天哪…”
康纳对着话筒抽抽噎噎,脑子里简直是一团乱麻,他浑身冰冷,像淋了外面的雨一样冰凉刺骨。
900是不是也在淋雨?倒在地上蓝血被雨水冲刷到消失不见?
康纳的眼泪打湿了整件帽衫的领子。
“康纳…我很抱歉…可这是上面的命令,我…天哪…我真不该…”
福勒队长也难过得说不出话,康纳早就哭得没法说话了。
这个时候电铃响了起来,康纳猛地跳了起来,因为头晕身子晃了晃,他马上跑到门口想要开门,但他又害怕门外是一个来通报900死讯的年轻警员。
他犹豫再三,还是颤抖着打开了门,他怕得不敢呼吸,手指紧紧握着门把手。
“嗨,康纳。”
rk900浑身都湿透了,脸上和身上都脏兮兮的,好像在满是泥巴的地上打过滚,头发打着绺垂在额前。
“你的冰激凌。”
他紧接着递过来一大桶草莓味的雀巢冰激凌,手抚上了康纳满是泪痕的脸,疲惫地笑了。
“我没事,康纳。”
他紧紧抱住了康纳,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牛奶沐浴露的味道,嘴唇颤抖着贴在他的脖子上。
康纳也紧紧回抱住了他,仿佛害怕他失而复得的900突然消失。
“通过检测,你中午吃了披萨和可乐对吗?”
两个人沉默着拥抱了很久,rk900突然打破了这个拥抱的气氛问道,康纳简直哭笑不得。
“这些对身体很不好…”
康纳使劲地吻了上去,踮着脚尖抱住了900的脖子。
“闭嘴。”
900听话地没再吭声,托着康纳的脸吻了回去。

“康纳?康纳你还好吗?你没有想不开自杀吧?康纳?”
没来得及挂断的手机另一头的福勒队长喊道。
“天哪…天哪…他不会自杀了吧…?!”
福勒队长急忙派了一名警员去康纳家查看他的情况。
那名可怜的警员可能会恰好碰到已经和rk900滚上床的康纳。

这就是暴躁警官康纳紧张刺激的一个周末。

评论(1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