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气。

ooc大赛冠军蝉联中

【李泽言×你 与总裁谈恋爱的亲体验

【李泽言×你 与总裁谈恋爱的亲体验



李泽言生贺
有一点私设 女主知道总裁的超能力但是超能力对女主起作用
生日具体时间没有核对
ooc属于我
欢脱深井冰的文风 没有针对角色 接受不了可以退出
祝我的老公生日快乐
爱你们 爱老公❤

ok???👇👇👇👇👇👇👇






01.
最近快要到李泽言的生日了,整个华锐集团都匆匆忙忙地在筹划这位总裁的生日,你的公司也为此拨出一笔钱来准备。
但再怎么着我也得亲自送他个礼物啊。
你默默地想,有些发愁。
总裁大人他缺什么呢?
你忽然想到上一次他把布丁偷梁换柱的事情,一拍脑门忽然想到——
哦,对了!李口不择言他缺爱啊!

02.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好可以看到书房李泽言的侧影,他正开着台灯批阅文件,修长的手指握着钢笔写写停停,不时夹着笔揉揉眉心。
看着有些寂寞。
你看了一会儿他略显冷峻的侧脸,想着李泽言是不是用冷漠的总裁外表来掩饰自己的孤独寂寞冷呢。
本着社区送温暖的高尚心理,你决定在他生日之前一直陪伴在他左右,,补充他之前单身时所缺失的爱。
在你没注意的时候李泽言抬眼看向皱着眉头思考的你,有些疑惑。

03.
于是,第二天早晨。
“你在干什么?”
李泽言站在门口的落地镜前打领带,看着挎好链条包,正在穿鞋子的你,皱眉有些奇怪。
“今天周六,你不上班,我要开会,我记得我跟你说过。”
李泽言以一种真不让人省心的表情看着你。
“陪你去公司啊。”
你转身照着背后,发现背后的拉链还开着半截。
“来来来,总裁大人,帮小女子拉一下后面拉链。”
你偏头去看李泽言,他正把一条长腿踩在鞋柜旁的椅子上,擦着你认为已经亮得像鬼子的刺刀的尖头皮鞋。
“总裁你穿尖头皮鞋真能苏死我。”
你转身,感受到李泽言一只手扶在你的腰上,另一只手大力地拉着拉链。
“嘁,不成熟…你陪我做什么。”
李泽言沉默了一下,随后说出了他的口头禅。但你觉得他一定是在享受夸奖。
“社区送温啊不,人家就是想陪着你嘛。”
差点说错话。
“哦,是吗…”
李泽言若有所思,之间轻轻滑过你的后背,像羽毛拂过一般,让你不禁颤动了一下。
你回头瞟了他一眼,他还是一成不变的表情。
“走。”
他拎起车钥匙开门走了出去——
但嘴角似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04.
“你去帮我把那份月总结拿来。”
“你,把昨天那个公司的合同拿过来。”
“把下周二的会议安排给我。”
你坐在李泽言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看着李泽言坐在皮椅上发号施令,无聊地喝着柠檬水。
“看你闲成这样,去给我煮一壶咖啡,黑咖啡不加糖。”
李泽言向你抬了抬下巴示意。
你慢悠悠地晃到门口,发现李泽言有一个单独的茶水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冰箱和摆满了各种高档茶叶,咖啡豆和白兰地的食品柜,还有一个三层的点心托盘里摆满了纸杯蛋糕。
“腐败,太腐败了。”
你一边吃了一个小蛋糕,一边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给李泽言送过去。
“不是让你给我倒咖啡吗?!”
李泽言有些无奈,靠到了椅背上。
“柠檬水比较健康啊。”
你正打算继续向他介绍柠檬水对他这种天天对着电脑的人的好处,就感到脚下被绊了一下。
哗。
“…”
“…”
“谢谢你没帮我倒咖啡。”
李泽言几乎是咬牙切齿才忍住了怒意。
你突然觉得自己还不如上周你们一起在电视上看到的坚强的脑瘫患者有用。
不断道歉的同时你开始用纸巾疯狂擦拭李泽言的高级西装。
“算了,我去开会了。”
李泽言任你擦了一会儿,喝了几口杯子里剩下的柠檬水之后拿起桌子上的几页纸。
“饿了就不用等我了。”
离开之前他低头在你耳边轻声说道,大拇指轻轻抹了一下你的唇角,又轻触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你愣愣地看他离开,腿长得看不见上半身。
你感觉自己的脸像个高压锅一样哧哧地冒着热气——
讨厌的巧克力蛋糕。

05.
经过了今天“李泽言办公室一日游”,你决定换一种生日礼物。
李泽言看着又一次紧缩眉头,一副苦恼的样子,一脸不解。
“你最近为什么总是闷闷不乐的?”
他抬手戳了戳你的脑门,手上拿着手机还在打电话。
“没说你,魏谦。嗯…那就这样去办。”
他瞟了你一眼,接着说道:“对了,把后天的会给我推了,有事儿。嗯,就这样。”
说罢,他挂了电话,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
“唉,我就少挣个几百万几千万勉为其难地陪你陪你去逛逛街吧。”
“…”
在李总裁的眼里。闷闷不乐的时候,请多花钱。

06.
周二,正好是李泽言生日。
昨天你没有陪李泽言去公司,上午你也没有和他一起。李泽言一上午都在办公室里跟财务部核对今年收到的各个公司,集团以及媒体送来华锐的礼物,列了一条长长的礼物清单,各色盒子堆了办公室一地。
下午李泽言开车回来接你去逛街,打了个电话让你下楼,语气不太好。
“下来,我在楼下。”
你急急忙忙地跑下去,看见李泽言戴着墨镜臭着一张脸坐在车里,他见你下来便转头看了你一眼。
怎么像个被砸了二胡的阿炳似的。
你小心翼翼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瞟着他拉着的一张脸。
一路上他没什么话,你整个人慌慌的坐如针毡似的坐着。
也许是他数礼物数累了?或者是,他看上了某个送他雪茄的富婆不想要自己了?
你胡思乱想着,已经到了购物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李泽言踩了刹车,你整个人往前一倾,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挡了你一下。
感动之余你看到他的脸色仍然想被西伯利亚寒流刮过一样冷。
“我带你去买衣服,晚上带你出去吃晚饭。”
他锁了车去按电梯,你想到给他的生日礼物还放在家里,只好打算晚上给他。

李泽言带你到一楼看了看楼层图,问你想去MK还是Gucci,你说MK,于是他带你去了Gucci。
“幼稚。”
他在听到你说MK之后嘟囔了一句。

你看着货架上的各种衣服和各种样式的包包,心里激动得快要赶上李泽言向你表白的时候了,但你马上故作镇定地挑了起来——因为李泽言看到你的反应后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
“这件好看吗?”
“买。”
“这件呢?”
“买。”
“哇,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款式诶。”
“买。”
过了一会儿李泽言似乎被你问烦了,直接甩了一句“看上的就拿去结账。”,之后继续用手机翻看会以上的ppt。
“你是不是…有烦心事啊总裁。”
你盯着他,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他心不在焉。
“没有。”
李泽言虚假地答道。
又过了一分钟,李泽言有些烦躁地捋了捋头发,忽然抓住了你的手腕,一脸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的脑子消失了一秒钟。
之后一个炸雷在你脑中响起——原来李口不择言是会说出这种话的吗???
你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一直在烦恼这件事吗???
李泽言看你愣了好一会儿也没回答“爱”,一脸强忍悲伤强迫自己酷炫狂拽地继续质问:“你看上他哪儿了?他有我有钱吗?他有我爱你吗?”
你虽然十分感动他公开承认爱你,但他越问越大声,旁边的店员开始凑过来看热闹,你整个人都懵了。
“他能把整个Gucci包下来送你吗?别看了,把所有东西都给我包下来!”
说完他朝店员挥了挥手。
你就不怕魏谦没法跟财务部解释你为什么会把一整个Gucci专卖店都包下来吗?!
店员们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在李泽言刀子一般的眼神中开始匆匆忙忙地运送店里的东西,你则把嘴张成O型地呆立着,仍然反应不过来——自己什么时候不爱他了???
“周棋洛他行吗?真是幼稚!”
李泽言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把你整个罩了进去。
“啊…我昨天只是去给你买生日礼物…他也在而已…”
听到这个名字你终于有些头绪了,不确定地开口。
“管他什么事?”
李泽言一脸不相信,拧着眉头看你。
“…他的经纪人快要过生日了,恰好和我碰到我,问我送什么礼物好,我就带他去了我给别人买礼物的店…而且买完我就先走了呀总裁大人。”
你只能用震惊来形容现在的心情,没想到李泽言在感情上像个幼稚鬼一样。
“还有啊,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碰到了?”
难不成他逼迫魏谦当间谍来着…?
“行了行了别包了,有钱也不能任性浪费啊。”
你朝店员们摆了摆手,心想果然腐败。
“…”
李泽言沉默了很久,一直盯着你仿佛在想怎么收场。
“给你也不叫浪费,别听她的,划我的卡。”
李泽言也摆了摆手,眉头仍然拧着。
“不用了不用了,你的生日为什么要给我花这么多钱啊?!”
店员们有些尴尬,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手里还拿着衣服和包包。
“怎么了,当我的女人就得学会花钱。”
救命啊,我的男朋友发疯了。
你被狠狠地苏了一把,几乎要被苏得七窍流血。
李泽言掏卡准备结账,你仍然想要阻止他发疯,但他似乎下一秒就要大发雷霆了。
“我给你花钱你只要接受就好,人都是我的了还有什么可拒绝的?”
“逛街不买东西干什么?再说你当我八年的钱是白挣的?!”
你只好一把拉住他,勉强指了指那边货架上的一排包包,几乎是求情地小声问:“只要那些行吗…”
李泽言又指了一排货架的衣服,说:“那边给我包起来。”
天哪。
你从未有过如此尴尬又充满惊吓的挥霍金钱经历。
于是李泽言大手一挥划了卡,之后拎着大大小小的印着显眼的Gucci商标的袋子拉你离开。
“震惊,华锐总裁带未来李夫人逛街,豪掷千金!戳此查看详情→”
你几乎已经想道了明天娱乐新闻的标题。

07.
晚上,李泽言特地给魏谦打了电话,叫公司里的人吃了准备好的蛋糕,早早让他们下了班,之后带你去了一家法 | 国餐厅。
李泽言逼你穿了刚刚买的一件晚礼服,你换上才发现这是一条露背的长裙,背上凉飕飕地让你心里没底,于是你要求他给你买一个暖水袋绑在背上,他意料之中地拒绝了。
你用刀叉很认真地吃完了主菜,之后强迫自己忍住,只吃了两颗巧克力喷泉裹过的葡萄。
“吃这么少?不是说花了这么多钱就要吃回来吗?我都打算给你包场了。”
李泽言抿着红酒不无嘲讽地问道。
“不行啊,吃太多的话新买的衣服就穿不了了。”
你学着他的样子晃着杯子里的红酒,有些苦恼。
“穿不了就再买。”
李泽言淡淡道,你翻了个白眼,心想有钱就是狂。

空气里弥漫着巧克力的香甜与玫瑰花的馥郁,你整个人有些朦胧,唇舌间还残余着红酒的甘甜。
落地窗旁的交响乐团演奏了起来,大提琴的声音流淌起来,你抬头看李泽言,发现第对方也在看你。
李泽言墨色的眸子被暖黄的灯光映得透彻,水晶吊灯反射的光点也布散其中,像星星一样好看,不由得愣住了。
“李泽言你真好看。”
你脱口而出,看到对面的男人呆滞了一秒。
“什么?”
他反应过来,但又带着些痞气的笑了,想再听一遍似的问道。
“你真好看…”
你没底气地重复了一遍。
“嗯?”
他微微探头,侧了侧脸。
“啊——你这个人…你眼睛上糊了眼屎啦!”
你被问得不好意思,满脸通红地胡诌了一句。一片玫瑰花瓣忽然从发间落了下来,滑过脸颊。
头突然晕了一下,你便放下了酒杯。
“…”
李泽言却并没有要生气的表情,反而脸上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
他尴尬地咳了一声,轻声说道:“我知道了。”
嗯???
李口不择言怎么没有不择言地疯狂辱骂自己白痴幼稚不成熟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温柔???

08.
吃完晚饭回了家,你就马上把你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拿了出来,藏在背后,拦住了打算去书房的李泽言。
“我还没送你生日礼物呢。”
你的手指握住它的棱角,笑得开心。
“是什么?”
李泽言伸了伸手,你便把礼物递给了他——
是一本黑色硬质封皮的相册,被你细心地包了角,贴了一张少女心爆棚的李泽言的大头贴,旁边用油漆笔写着大大的“我老公真帅气♡”——李泽言抬眼看你,嘴角噙了一丝笑意。
“一般般吧。”
他把相册夹在了胳膊下面,迈着长腿进了书房,你听到他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虽然有些失望他的反应,但你仍然庆幸至少他不讨厌。

晚上十一点多,你在睡觉前翻李泽言的相册,惊叹着他照片的琐碎与奇怪,突然发现一张拍于今晚的照片——那家法 | 国餐厅,你穿着那件熟悉的礼服,发件落下一瓣玫瑰花。
李泽言从桌子的另一侧探过身子,嘴唇刚好贴住你的。
你完全不记得他有抓拍过这种奇怪的照片,而且还是自拍。
难道是——
不是吧。
时间停滞吗。
你捂住了嘴,有些想笑又十分惊讶——李泽言明明就是个幼稚鬼。
偷偷走到李泽言书房门口,他的灯还开着。
还在办公吗?
你有些心疼自家总裁,在打开一点的门缝里探头向里,果然看到他还在看东西——
诶?
你突然发现他似乎带着笑意地翻看着手中的册子,甚至低笑了一声,他的样子很温柔,指尖轻轻摩挲着纸页,发出窸窣的声音——
是那本相册。
他一张张地翻看着照片,十分仔细,侧脸也在灯光下变得柔和。

金头发的丘比特握着爱神的弓箭,茂盛的榭寄生在疯狂生长,浓稠甜腻的糖浆浇灌着心脏,歌颂爱情的小鸟落在你们的肩头——
李泽言在相册的封面上烙下一个吻,一个虔诚狂热的烙印。

09.
收到了总裁的双重甜蜜暴击,你整个人躺在床上兴奋地睡不着觉,来回翻滚的时候感觉自己快要炸成一朵烟花了。
风透过纱帘吹进来,掀开一角的窗帘后面是久违的繁星。
今晚连风都是甜的。

评论(9)

热度(65)

  1. 一臉嚇儍的呆逼洋气。 转载了此文字